虽然物质条件不太好

2018-08-18 03:47

2001年,阿琳毕业于广东名校中山大学,分配到深圳的一家公司的市场部工作,她勤奋好学,谦虚随和,很快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。就在阿琳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的时候,她却遭受了感情上的巨大打击——从大三就开始和她相恋的男友突然向她发出最后通牒,如果她不在2002年国庆以前放弃深圳的工作到北京去和他共同发展,就分道扬镳。

在此之前,阿琳和男朋友曾为了这件事情争吵过很多次。两人毕业以后相隔千里,他们的收入基本上都用在了长途电话费和往返机票上面。两人都希望能够在一个城市工作,但却互不妥协:阿琳希望男朋友到深圳来工作,而男朋友则希望阿琳到北京去发展。

面对阿琳的质问,子文居然面不改色地说,这些钱是一个老乡放在自己这里的,面对这种拙劣的谎言,阿琳简直无言以对。阿琳让子文将自己每个月交的钱还回来,子文给她的存折里却只有5000元钱。“我每个月起码交给他3000元到4000元,到现在应该有好几万元了,看来他将钱存到别的地方去了。”子文哀求阿琳不要分手,他说不久的将来,他们就可以买一套房子,他还说,如果分手,阿琳不要想拿回一分钱。

“我当时有些奇怪,这些钱都是我拿出来,他却一分钱没有拿出来,按理说,他在深圳工作的时间比我长,应该也会有些积蓄。”子文似乎看出了阿琳的疑问,他告诉阿琳,前两年由于父母多病,因此自己的钱都花到了给父母治病上面,没有存下一分钱,“但我以后一定努力赚钱,努力存钱,现在辛苦你了。”

第二天一早,旭辉就像没事一样打来电话,对阿琳说:“昨天我喝多了,希望你别介意,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,因为你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,现在像你这样的人实在太难得了。”听着旭辉的赞扬,阿琳有些飘飘然,完全忘记了前一天晚上的不快,他们很快约好了再次见面的时间。

这件事情之后,阿琳改变了自己的爱情观,“找一个老实人,成了我找男朋友最重要的标准。”2003年底,在一次朋友聚会时,朋友介绍阿琳认识了子文。

旭辉属于高大英俊型的男人,性格很外向,在火车上主动找阿琳搭讪,下了火车又帮阿琳提东西、叫出租车,临走的时候,两人互相交换了名片,旭辉名片上的头衔是一家港资公司的中方经理。

阿琳不算漂亮,但打扮得很时尚,这位名牌高校的毕业生谈到自己在感情上的挫折时,不时流露出困惑的神情,她对记者说:“我自以为比较精明,谁知道还是一次又一次地掉进别人的陷阱之中。”

没过几天,旭辉就打电话来约阿琳出去泡吧。那天晚上,阿琳就像回到了大学时代,他们两人喝掉了两打啤酒,但当旭辉把她带到自己房间的时候,阿琳一下子清醒过来了,她拒绝了旭辉的无理要求,拳打脚踢地推开旭辉,逃离了他的宿舍。

整个约会就如同第一次的翻版,不过这一次阿琳没能抵御住旭辉的甜言蜜语,最终放弃了抵抗。两人如胶似漆地在一起一个星期以后,旭辉告诉阿琳自己要到上海出差,从此人间蒸发。阿琳打他的电话,他从来不接听,阿琳感到有些蹊跷,她借公司同事的电话打过去,明明听到是旭辉的声音,但他却告诉阿琳:“你打错电话了。”

两人住在一起之后,子文以买房子为借口,要求阿琳将所有的工资都上交,存在一个用阿琳名字开的存折中,不仅如此,阿琳还主动把以前的存款全部交给子文管理。

阿琳感到非常费解,为什么前两天还海誓山盟,过了几天就变得如此绝情了?阿琳不停地发短信给旭辉,希望弄个明白。大约一个星期以后,旭辉终于回了信息,他说:“小琳,很不好意思,但我要对你说实话,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一夜情,像这样的一夜情伴侣我有很多,所以,你不用再找我了,我只是一个推销员,不是什么经理,你以后不要再烦我了。”看着这样的短信,阿琳感到天塌地陷,她想不到,自己一片真心竟然换来这样的后果。更让她哭笑不得的是,当她向一个要好的朋友倾诉自己的痛苦时,这个朋友却更关心旭辉够不够帅、有没有钱,得知旭辉长得不错但没有钱,朋友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那现在不是挺好的吗?你也没吃亏啊,如果他真的和你在一起,你还得多一个负累。”

两人很快建立了恋爱关系,在岗厦村租了一套农民房,过起了同居生活。“我本来是在园岭租房,但他说太贵了,建议改租在岗厦,说可以多存点钱买房子。”阿琳对记者说,“其实,那时候我就应该看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但在当时,我只是觉得他会精打细算,为我们的未来着想。”

结束了这段恋情以后,阿琳因为忙于公司在广交会上的业务,三天两头地往返于广深两地,用她自己的话说,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。“命运弄人,就在广交会结束那天,我在回深圳的火车上遇见了旭辉。”

子文来自湖北武穴的农村家庭,人看起来很老实,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以后,阿琳感到很满意,虽然子文学历没有自己高,但言谈举止都很得体,而且对她百依百顺。

“那天晚上他加班没回来,我百无聊赖,就顺便换换床单,谁知,我竟然在床垫的一个信封里发现了一本存折。”阿琳打开一看,里面竟然有10多万元的存款,而存款人的名字是子文!

“或许是为了赌一口气,或许是因为太多的争吵已经淡化了我们之间的感情,收到了他的最后通牒以后,我只说了一句话:分就分!那天是2002年的6月12日。”阿琳后来才知道,自己永远也无法找到初恋那样纯真的爱情了。

和子文在一起的日子,虽然物质条件不太好,但子文的温柔与呵护还是让阿琳感到很幸福,直到今年春节前,她换床单的时候发现了那个存折。

阿琳看透了子文的面目,坚决地搬出了岗厦村,她告诉记者,她很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那笔钱,但苦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自己给了子文这么多钱。“我总是认为自己的真心能够换来对方的坦诚,想不到接连遇到两个这样的人。希望我的经历能够提醒那些刚刚从学校踏入社会的女孩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像学校中那样单纯,千万要小心,谨防上当。”阿琳的这话虽然有些片面,却也不无警示作用。